20 Dec 2007

死亡和生存


死乌鸦,2007浩然仔摄影


死马陆,2006浩然仔摄影


死老鼠,2006浩然仔摄影


很多时候,死亡是别人(好啦,是别的动物)的生存因素。为什么要哭哭啼啼的?

12 Dec 2007

树痛(又一次)

毁灭性的脚步又踏来了家附近。 正当大怪兽吞噬和啃咬这学校的树木时,今天回家又看见了类似的场景。原本只看见路旁有被砍下来的树枝,便以为是修剪工程而已。谁知道,在走上一点,整个路旁都是一堆堆的树枝。蔓延了大约100米。 我不禁停下了脚步。又一次眼睁睁地看着树木被毁了。 树木啊,难道你们只懂让步吗?

5 Dec 2007

毁灭性的蔓延过程

今天,校园来了一位访客。


访客之一,2007浩然仔摄影


它静静地躺着,告诉我,我来了。


访客之二,2007浩然仔摄影


怪兽也来了,它没有出声。雨树沉默地看着这两个陌生的访客,同样也没有出声。


怪兽,2007浩然仔摄影


只要主人发令,它就能大快啃咬。


怪兽的牙齿,2007浩然仔摄影


看着同伴在利齿的威胁下,雨树是多么的无奈。


无奈的雨树,2007浩然仔摄影


一切似乎一触即发。


对立,2007浩然仔摄影


泥迹,2007浩然仔摄影


一触即发,2007浩然仔摄影


漠视,2007浩然仔摄影


最后的早餐,2007浩然仔摄影

22 Nov 2007

树木

当我们说:“这里不错,很有发展空间。”意思就是说,这块地很旺。如果拿来发展建房子的话一定赚大钱。 于是铲泥机、神手、推土机、罗里走到森林边缘,人类站出来做代表说:“花草树木,你们让步吧,我们要住这里。”树木也只是静静地让步。
每次,树木都静静地退一步。 我家后的山患上了脱发,就快秃光了。回家路上,又有几棵在路旁的树因为阻碍驾车人士的视线而被砍掉了手臂。Ouch! 树木也没有埋怨什么。 巴士上,经过正在开发的大公路,周围都是黄泥烂土、建筑废料。我想象100年前的这片土地,会是怎么样的样子?马路溶进了泥土,树木的幼芽从泥土冒了出来,越长越大……枝叶扩散开来,一片潮湿的空气……叶子凋落了有长出新的,泥土被腐烂的落叶覆盖……草原同时蔓延开来,花儿一丛丛地盛开……虫鸣叫了,还有几只蝴蝶,鸟叫了,还有几只松鼠…… 哈哈,我又看见了车辆。如果山上能保持现在的面貌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不过不知道树木感觉怎样,毕竟他们每次都静静地让步。

20 Nov 2007

烧底片


炉火,2006浩然仔摄影


茂盛,2006浩然仔摄影


车与光线,2007浩然仔摄影

8 Nov 2007

30秒里发生的事情


30秒之一,2007浩然仔摄影


30秒之二,2007浩然仔摄影


30秒之三,2007浩然仔摄影

27 Oct 2007

交通工具

最近从巴士上向下望,能看见眼底的车辆里的状况。有的只有一个人(就是司机啦!),有的有两个人,有的是一家人……不过,经过我粗略的统计——是的,当你和别人挤在一起时你可能会开始做一些平时觉得无聊的事情——我发觉大多数车辆里都只有一个人。 如果一个人需要一辆车,那么一百个人就需要一百辆车了。也就是说,交通工具所排放的废气量实在是超过了限度。想一想,如果五人共用一辆车,那么“原本”的一百辆就可以缩减到二十量。数学好的人,你们应该知道废气的排放量同时减少了五倍。 同时,温室效应的严重化速率减少了五倍。 再来,海面升高的速率减慢了五倍。 具体地说,也就是我们可以多活几年——如果地球撑不住就快爆炸。对交通工具使用者来说,你们可以多驾几年的车。

17 Oct 2007

如果海鸥会blogging...



我也不知道,可能它们只想在blog上搬一大堆粗口来骂人……

也许当我们的冲凉房被弄肮脏也想这样做。

15 Oct 2007

1/1000s of Voices

翻翻旧照,才发现以前从来没发现的。

很久很久以前,土地是以板块划界线的。然后有一种叫人类的动物诞生了,他们用国界(也不知道他们凭什么定的)来划分世界。结果,战争是不用说的啦,他们忽略了其他生物的生存界线。人们有了国家,上面升着国旗,他们很开心。那么其他的生物呢?


冲突,2006浩然仔摄影


关系,2006浩然仔摄影


有一天,其他生物不耐烦了。他们越过了人类的界线,闯进了人类的国家。结果,连小孩子都知道没有好下场。是的,就像童话故事里怪兽被王子宰杀那样(人类注意,我并不是在称赞你们像王子那样英俊)。

进到城市里找吃的狐狸被会喊叫的木棍杀死了;不小心踏入硬硬的石子路的老虎和山猪被会放臭屁的铁箱子撞死了;鸡和鸭被捉住困在笼子里,它们渐渐学习到长得肥大就等于被宰杀;还有遨游在海里的大鲸鱼,他们还不知道为什么海上的铁碗总是追着他们来射杀。

看来就只有植物没被宰杀吧?人类用植物来美化他们的国家,可是鸟儿总是不断带来远方的森林被怒吼的牙齿毁灭的消息。树啊草啊花啊,他们都生气了!可是他们不能动,又不懂得动物的语言寻求帮忙。


征服,2007浩然仔摄影


动物们的祖先是和平主义者,除了食物需求外,他们不会平白无端地攻击其他动物。结果,他们不懂得什么联盟、什么阴谋、什么反攻来教训人类。在一根一根铁柱子、一座一座方形屋之间,他们唯有勉强寻找自己的生存空间。


生机,2006浩然仔摄影


希望,2006浩然仔摄影


于是树枯萎了,花凋谢了,鸟儿再也不歌唱。这时候,人类中有的了解到其严重性,开始站在其他生物的立场行动。有的人类还会写故事,描述几十年后的世界一片荒芜什么什么的……可是鸟儿没有帮人类传话,所以醒觉的人类总是很难将消息传达给其他人类。

于是,王子和公主幸福美满的日子好像不会天长地久了。

哦,一则让孩子们睡不着觉的恐怖故事!最近的童话故事的作者真是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Bloggers Unite - Blog Action Day

28 Sep 2007

16 Sep 2007

加工

闲来翻翻旧照,发觉他们都和现在的成品差得太远了。于是我想动动手加加工,看看会怎么样。




处升太阳的对比,2005浩然仔摄影





Contrastive "Smoky",2005浩然仔摄影


加工后虽然对比度增加了,但是没有当初刚刚拿起相机的感觉了。我想,真正要对照的话,要用现在和过去的照片吧。而不是修改过去。

p/s:记得吗?Smoky是上次在旧的blog上发的照片。

15 Sep 2007

红树林游记

咸咸的风,热热的空气。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脚下的泥土曾经是浸泡在海水里的地方。“下面的泥土还是湿的。”导游说。


途径,2007浩然仔摄影


树干,2007浩然仔摄影


“两年前一队旅团到来这里,那时他们站在的地方是位于我们头上40米的地方。那时他们站在书顶旁,我们现在则站在树根旁。”


拖泥机,2007浩然仔摄影


“这条水渠开辟后,前面的森林部分都死光了。取代之的是次森林。”在烈阳下,我嗅到了一阵腐朽味道。面对这为了防止水流到本营那里的水渠,我真不知到要说什么。“他们在试着加宽水渠,但是地下水一直流出来。”听起来像是大地在抵抗。


飞鹰,2007浩然仔摄影


“外地人喜欢观鸟,但是我们本地人不喜欢。而且我们还不知道其中的乐趣。”导游笑着说。“如果你问他们,他们会答你:‘这根本没什么特别的。’”


层次,2007浩然仔摄影


猛烈的阳光和白色的云朵,在树林间配成了三中颜色。


野花,2007浩然仔摄影


沉积,2007浩然仔摄影


当导游跟我们说这800亩的森林只由8名员工管理时,我想他有没有将拖泥机工人也算进去。


垂直线,2007浩然仔摄影


导游,2007浩然仔摄影


延展,2007浩然仔摄影


陨石坑,2007浩然仔摄影


哈哈,不是啦!哪里可能是陨石坑?“这些都是弹涂鱼挖的坑,当周围的水份蒸发后它们会躲进坑内。”


水瓶,2007浩然仔摄影


“红树的根就像过滤网。”是的,它们过滤的正是人类的恶习。


银毫猴,2007浩然仔摄影


我想,它可能输了一场架。


想偷吃的猴子,2007浩然仔摄影



新品种,2007浩然仔摄影


虽然它的名字是银毫猴,但是我在斜阳下找到了金色的毛种。嘿嘿!


母子之一,2007浩然仔摄影


母子之二,2007浩然仔摄影


啊,想必孙悟空大圣爷一定会妒嫉小猴的幸福。

10 Sep 2007

游记前一插曲

今天在归途上、巴士上,发生了生活上的一小插曲。我决定在我发红树林游记之前,先播一播这小曲子。

那位先生在售票员的驱使下从后门跳上了巴士,如果你太高的话,也许你不会留意到他脚下的孩子。那孩子只有爸爸的膝盖那么高,眼睛却是黑溜溜地打转。 “抱住爸爸啊!蔓住爸爸啊!”先生用平平的阳平调儿自称,听起来倒有点香港味道。 小孩嘻嘻哈哈的,爸爸的声音里又是担忧又是幸福。 这两父子像是这充满疲惫气息的巴士的轻快曲子一样,气氛一下子变得温和。我心里有了希望,至少昨天阅读的北冰洋危机不在那么令人挂虑。 我将目光移出窗外。一位老婆婆立刻将我带会了现实。她的一个脚连赶上前面的另一个脚也有困难。

9 Sep 2007

老人的签署

还记得上次的访老人院之一吗?我整理资料时发现了老人杨光的签署,原来我忘了发在帖里。



上面两个是用右手写的,下面的是用左手写的。